当她把罗埃的老二舔干净后,她向我们要了一罐啤酒,她开口时,嘴角还滴出一滴精液,滴在她的胸前。
罗埃拿了一罐啤酒送到她的嘴边,小杏一口气喝了半罐。
当米区也完事后,他同样地到小杏的面前,把阴茎插进她的口中
当轮到艾尔时,他只要小杏口交,所以就该我来搞她的屁眼。
我从来沒有搞过女人的后门,所以我非常想搞小杏,我拨开她的屁股,看到她的肛门中流出一些白色的精液,而她的阴户里还插着林克的阴茎(林克一直插在里面,也沒有抽送,就这么插着),而她的屁眼还是开着的。
我想起这个女人在学校是如何的清高,我忍不住狠狠地把我的阴茎插了进去,小杏艰难地喘气,我用力地开始抽送。
不久,小杏开始扭动臀部,迎合我的抽送,沒过几下,她的身体开始痉挛,我本来以为我刚干了一次,这一次会比较久,但是当小杏开始扭动屁股时,我忍不住抽陕得更快,沒多久,我又射精了。
她用嘴弄干凈每根阴茎之间,都喝了不少酒,当我把阴茎从她屁眼拔出来插进她嘴里时,她几乎已经醉倒了,只舔了我的老二几下,当乔治干她的时候,她已经不省人事了,任由乔治勐力抽送。
当乔治幹完她,林克从小杏身下爬了起来,该他搞小杏的后门
他看着小杏的屁眼,咒骂道:「他妈的,这里面这么多精液,我不想搞这里。」
所以林克改插小杏的阴户,开始抽送…
当林克搞完,已经是十点半了,巴奇今晚一直穿着衣服,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沒有上来搞小杏。
巴奇从椅子下拿出一台拍立得相机,走近床边,把小杏屁眼慢慢流出精液的样子,拍了一张照片,然后要我们帮忙,把她翻过身来,让她的脸朝上,两腿张开,又拍了一张照片,然后又要我们所有的人,握住自己的老二,围在她身边,让我们八条黑色的阳具,衬托她洁白、美丽的胴体,又拍了一张照。
「嘿,你能帮我拍一张我把老二放进她嘴里的照片吗?」小凡问道:「我想带回去给我消防队的朋友看。」
最后,我们每一个人都一个接一个的把阴茎放进小杏的口中,拍一张照片留做记念。
我们拍完照后,开始穿衣服准备离开,当我穿好衣服的时候,巴奇过来要我帮他把小杏送回家,他说他待会儿会送我回来开车,我们拿起床上的床单包住小杏,抱她上她的车,把她放在后座,我看到她的头髮上都是汗水和精液,甚至还有些精液从她的双腿间流出来。
我开小杏的车,跟着巴奇的车到她家,我很担心我们到她家的时候,她的丈夫已经到家了,但是巴奇向我保讲,她的丈夫起码还要一个小时才会回家,
当我们到了她家,巴奇去敲门,他告诉那个媬姆小杏身体不舒服,我们送她回来,并且打开小杏的钱包,给了那个媬姆一大笔小费。
在她回家的时候,她看到我们把小杏抱下车,当她发现床单下的小杏什么都沒穿时,她吓了一跳,但是什么也沒说的离开了。
我们进了屋子,我本来要把小杏抱进浴室,帮她洗个澡,但是巴奇却要我直接把她抱到卧房。
「如果她的丈夫看到她这个样子,他会知道她被轮姦了。」我反对道
「那就让他知道他娶了个什么样的烂货吧,也许这样对他比较好,」他反驳道:「让这个白痴知道,他老婆喜欢被黑人干,也许他早就知道了,我曾经看过许多小说,很多性无能的白人都喜欢看他们的老婆和別人性交。」
「我想你大概还想和她交往吧,你这么一来,她也许再也不会和你说话,或者,他会告你强暴她。」
「那就是为什么我故意让很多人看到她和我一起走的原因,我会说有很多人看到她自愿和我在一起,这是她主动要我们做的,当然我还会和她交往,你还不知道她是个色情狂吗?巴克还有一次把她灌醉,在她家客厅搞她屁眼,搞完沒几分钟,她的老公就回家了,巴克躲在客厅的一落,动都不敢动,看着小杏的老公看着小杏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,屁眼还慢慢流出精液。之后过了几天,小可表现得像是什么事也沒发生一样,她对性已经上了瘾,不过一个星期,她又会自己找上门来。」巴奇答道
巴奇把那张八根阳具围着小杏的照片放在床头,然后拿起小杏的唇膏,在她的胸前写下「烂穴」两个字,帮她盖上被子,离开她家。
在之后的几个月,我们确实又上了小杏,有一次巴奇拿一张小杏和整个足球校队性交的照片给我看,他说他对球队说,如果他们打赢比赛,他会安排一个庆功宴,请「乳」老师来助兴,结果球队办到了,而他也说话算话。
又过了两个月,一切都停了,小杏看来刻意疏远我们,四个月后,我们发现了原因。
她怀孕了!
那年秋天,学期结束,她再也沒有回到学校,有谣言说她生下一个黑人的小孩,她的老公因此和她离婚,我们甚至听到她搬到別的地方去了,而谣言中并沒有提到她生下来的那个黑人小孩到哪里去了。
我还是一样在教书,而且结婚了,过着单纯的家庭生活,虽然我对我的老婆很忠实,但是我还是常常想起,我的处男交给了一个淫荡的女人--小杏。
Powered By